貴州凱裡爆炸調查:深山賭場日賭資上千萬(圖)

2019-03-13 20:46

  這是距離爆炸現場約1公裡的另一處賭場。17日,一位男子正在拉動賭博道具“滾地龍”上的橡皮筋。其前方為曾作為賭博場所的簡易棚子。 新京報記者 周清樹 攝

  據新華社報道,貴州凱裡正在部署“嚴打賭博犯罪”行動。15日至18日,凱裡共關停涉賭場所149家,查處涉賭人員68人,收繳各類賭博機具485台。凱裡在各個村、社區、寨組抽調村民組成聯防巡邏隊開展禁賭等巡邏工作,走村入戶加大宣傳禁賭力度。

  這一行動源於13日在凱裡深山一賭場的爆炸案。巨大的爆炸將賭場炸飛,造成15人死亡,8人受傷﹔也將地下的賭博游戲“滾地龍”炸入人們視野。這種規則原始的游戲,卻能一兩個小時內輸贏百萬甚至千萬現金。

  凱裡地下賭場已流行多年,賭博也形成“產業鏈條”:開賭場者、庄家和放高利貸者攫取暴利,而小賭客輸錢后隻能變賣家產或者借高利貸,乃至走上絕路。當地參賭人士猜測,爆炸或為輸錢者報復。

  1月18日上午,在通往貴州凱裡龍場鎮老山村爆炸現場的道路兩側,警方一共設立了兩道關卡,嚴查外來車輛,如果是外地人,還要核實身份信息。

  “已經查了四五天了,除了問問題,還要檢查后備廂是否有危險物品。”凱裡出租車司機劉師傅說。

  沿這條崎嶇布滿石頭的山路往山上走兩公裡,在一個人跡罕至的山坡上,開了一家簡易“賭場”。在過去的一個月裡,幾乎每天都有上百人搭車前來,各種車輛停在賭場附近。

  1月13日下午,數十人聚集在這裡,玩一種叫做“滾地龍”的賭博游戲,突然巨大的爆炸聲響起。

  爆炸將“賭場”炸飛,造成15人死亡,8人受傷﹔也將這個地下的賭博游戲炸到人們視野中。

  參與“滾地龍”賭博已5年的劉非(化名)注意到,由於參賭者多是社會中下層人員,輸錢后變賣家產或者借高利貸,債台高筑時,隻有三條路可以走:跑路、自殺或者殺人。

  據新華社報道,為了打擊賭博犯罪,凱裡市政府連日來多次對各村寨進行地毯式排查。並在各個村、社區、寨組抽調村民組成聯防巡邏隊開展禁賭等巡邏工作,走村入戶宣傳禁賭。

  即使距離爆炸現場兩公裡遠的沙子沖村村民也感到了震動,聽到了“炸礦的聲音”

  1月13日下午,老山村民謝昆(化名)聽到一聲“巨大”的“悶響”,房屋隨之顫動。接著,村裡人喊:山上爆炸了。即使距離爆炸現場兩公裡遠的沙子沖村村民也感到了震動,聽到了“像地下開礦時,炸礦的聲音”。

  爆炸現場位於一座名為老山的半山腰處。老山海拔200多米,距離老山村約1公裡。聽到爆炸聲,村民們都跑出去看。村民們到達現場時,已經有派出所民警趕到。

  老山村位於凱裡市偏西北約20公裡處,是中國最偏僻、最貧窮的村子之一,村民平均年收入隻有約1300元。村裡近200戶居民都是苗族人,除了部分受過教育的年輕人,一般村民都聽不懂普通話。

  老山村一位村民告訴新京報記者,爆炸地點原本是一塊荒地,一個多月前開始,有人用拳頭粗的木棒,覆以藍色防雨塑料布,支起一個面積約20平米的大棚。“常見一些陌生人聚在大棚裡賭博。”

  爆炸威力極大。謝昆看到,大棚倒在地上,在大棚的中央是一個深1米多、直徑約2米的大坑。地上橫七豎八地趴著死、傷者。

  爆炸事故中死者吳寶星的哥哥吳清德說,政府工作人員告訴他,家屬可能見不到尸體,因為爆炸太過慘烈,“很多人已經認不出來。”

  官方事后統計,爆炸造成15人死亡,8人受傷。新京報記者在黔東南州醫院及凱裡四一八醫院見到的傷者多是臉部受傷,有人臉部血肉模糊。

  賭場場地一般設在可以通車到附近的深山中,以方便賭客開車過來,而且會不定期換地方

  凱裡市黑車司機李鬆明(化名)經常接送賭客。他除了去過爆炸地,還去過位於老山村的另外兩處深山裡的“堂子”。

  在“堂子”裡負責望風的一個年輕人說,這三處“堂子”同屬於一批“堂主”﹔最早的一處於2013年7月3日建起,爆炸的賭場是最近一個月才建起。

  1月1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找到另一處“堂子”。這個賭場位於老山知青洗煤廠東北方向,沿一條狹窄田間小徑步行約300米即到。這處賭場距離爆炸現場約1公裡,爆炸后被棄用。粗木棍搭起簡易棚子的骨架還在,但藍色防雨塑料布已經撤下。

  棚子長約10米,寬約4米,地上滿是煙頭、檳榔袋子、快餐盒、礦泉水瓶子以及散落的扑克牌。“滾地龍”的賭博工具被整齊堆放在棚子外面。

  黔東南州天柱縣人劉非自2008年開始參與“滾地龍”賭博游戲,去年他在天柱縣開了個“堂子”。他介紹,“堂子”的組織架構簡單、鬆散。“堂主”開設“堂子”,任何賭客均可做庄家,庄家下面為小賭客。

  “堂主”需要提供場地,保証安全,如果沒有賭客坐庄,“堂主”必須坐庄。這意味著“堂主”需要有一定經濟實力和社會背景。

  一個“堂子”一般由幾個人甚至十幾個人合伙開設。“堂主”各司其職,有的負責拉人賭博,尤其是拉當地有錢老板來賭博﹔有的負責處理具體事務﹔有的負責維護打點關系網。“關系網包括當地村委會、鄉鎮政府、公安系統相關負責人及黑惡勢力頭目等。”

  劉非說,“堂子”一般設在可以通車到附近的深山中,既方便賭客開車過來,又足夠隱蔽。“堂子”是“流動的”,會不定期更換地方。

  黑車司機李鬆明說,選擇山裡的一個好處是,如果有警方查賭,賭客可以往山上四處逃竄。這在當地被稱為“擂山”。“擂”在當地方言中是趕、追的意思。

  距離“堂子”至少2公裡處會設置關卡,即在路口停一輛白色面包車,幾個小伙子負責望風。一般設置3道關卡。

  劉非說,賭博時間一般為中午12點到晚上6點或7點。一場的賭客10人到20人。因為人員是流動的,每天參賭者可達上百人。這些“堂子”涉賭資金均數額巨大,每天流水可達上百萬,甚至千萬。

  劉非最早見到“滾地龍”是在20多年前的黔東南州台江縣。“那時就在縣城的街道上玩,賭5毛錢或者幾元錢。”

  “滾地龍”道具包括三個大木盒,以及三個大木頭骰子等。木盒敞開擺放成階梯形狀,骰子排成一行,從盒子頂部滾落到盒子底部。骰子上畫有魚、蛇、龍等圖案或寫有數字。賭博者以猜圖案或押數字的方式決定輸贏。在黔東南州,押數字的方式更為盛行。

  上述參賭者總結:規則簡單、原始,且不易作弊,因此“滾地龍”成了最受賭客歡迎的賭博項目。在凱裡,除了“滾地龍”,還有老虎機、翻牌機、牌九等賭博方式。

  據劉非和另一位玩“滾地龍”多年的天柱縣人孟超(化名)介紹,凱裡周邊的數個縣,地下“滾地龍”賭場已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條”。

  第一環節的就是劉非這樣的“堂主”,他們開設賭場,主要靠向庄家收取“提成”,有時也充當庄家。堂主之間按照股份分錢。

  第二環節是庄家。庄家通常是擁有巨額資金的大賭客,他們開設賭局。庄家以兩種模式向“堂主”繳納提成:按時間,庄家每小時給“堂主”2000元到5000元﹔按賭資額,庄家以每場所贏賭資的“10%”或“20%”的比例給“堂主”交錢。

  第四環節就是放高利貸的人。他們不參賭,而是提著現金站在賭場放貸。1萬元的利息為每天500元。

  這一“產業鏈條”還催生了相關“產業”:接送賭客的司機每天可以從賭場領200元﹔望風的人、打手一天可以拿150元到500元﹔賣煙、水、盒飯的小販每天可以賺數百元。

  上述參賭者均提到,在這一鏈條最上端,還有“隱形的一環”,即當地村委會、鄉鎮政府及公安系統的負責人。

  劉非給新京報記者算了一筆賬,他參股的一個“堂子”共有七個“堂主”,按照每場10%的比例向贏錢的庄家提成,每天收入20萬元左右。他們每天要向各種“保護傘”交納2萬元的“保護費”。

  記者沒能聯系上天柱縣相關方面負責人。但兩位當地知情人士透露,爆炸案發兩天后的1月15日晚,凱裡市公安局長被停職﹔此外,龍場鎮鎮長及龍場鎮派出所所長被免職。停職、免職原因不詳。

  當地一位檢察院人士透露,此前公布的重大嫌疑人吳波可能不是凶手,案件仍在偵破中

  爆炸案次日,即1月14日,黔東南州雷山縣公安部門發出協查通報,通緝此案中有重大作案嫌疑的黔東南州施秉縣35歲男子吳波。

  但吳波的母親鄧木金及女友梅某的家屬,均向新京報記者証實,吳波已於14日上午,在距離凱裡247公裡外的都勻市落網。警方尚未對外公布吳波落網的消息。

  吳波的好友張老七說,爆炸的賭場約有10個“堂主”,股份最大者為一位凱裡人。吳波去年8月被拉入伙,成為“堂主”之一。“其他股東看中吳波好賭,能拉人過來賭博。”

  爆炸前一天的中午11點半,吳波給張老七打了個電話,他笑著說這段時間贏了錢,欠賬也快還完了,接下來打算多開幾個“堂子”。

  吳波女友梅某的姐姐說,梅某在爆炸案當晚被喊去派出所做筆錄,邊上另一個做筆錄的人說,吳波已經兩天沒上山了。

  當地一位檢察院人士透露,根據警察目前偵查,吳波可能不是實施爆炸的凶手,案件仍在偵破中。另一知情人稱,爆炸時,並不是人拿著炸藥包進入賭場引爆,而是從地下爆炸。

  目前,這起爆炸事故的具體實施者及動機還未被公布,但官方通報顯示,此次爆炸與賭博有明顯關聯。

  劉非說,參與“滾地龍”的賭客大多是社會的中下層人員,“好賭、妄想一夜暴富,本身卻並不富裕。”劉非曾和“堂主”朋友們討論,他們認為此次爆炸或為輸慘了的賭徒報復。

  劉非說參賭者男女老少都有,他見過最年輕的不過16歲,最年長的人已經60多了。

  在賭博現場,圍觀者站在外圍,下注者直勾勾盯著骰子,骰子滾落的一刻,押大的人大聲喊“大”,押小的人喊“小”,仿佛在較量分貝大小。骰子落定,短暫平靜后,又爆發出罵聲和歡呼聲。

  劉非曾是礦主,2008年開始賭博,三個月間輸了上百萬。他借了130萬元高利貸,變賣房產及汽車后,仍然債台高筑。不得已,他逃到外地三年才敢回家。

  “還不起賭債的人,隻有三條路可走:跑路、自殺或者殺人。”劉非說。“這種賭博游戲本身就是一顆炸彈,隨時可能爆炸。”

  爆炸案后,當地秩序很快恢復,一切如常。死者方輝及王蕾鈞的家屬說,15位死者尸體大多已於近日火化,家屬獲得了2萬元安葬費。

  記者梳理資料發現,在凱裡賭博盛行多年,但一直“查而不禁”,某種程度助長了這一惡行。

  爆炸案前最近的警方行動在去年12月中旬,距爆炸僅20多天。凱裡警方稱,針對群眾反映強烈的地下賭博窩點問題,黔東南州、凱裡市兩級公安機關,開展集中專項行動。

  但成果有限:警方共收繳賭資21萬元,抓獲、查獲7名組織者和57名賭博人員。

  在凱裡所在的黔東南州,去年底據警方統計,“地下六合彩”一年內投注額超過了1億元。

  2012年5月,凱裡一位市民在網上給時任黔東南州委書記廖少華留言,稱其哥哥迷上了賭博,短短兩個月輸了幾十萬,搞得妻離子散。

  當年6月,凱裡市政府回復該市民稱,已經對存在賭博活動的動漫城進行突擊檢查,並依法銷毀了賭博機38台,但其后該市民稱,凱裡的賭博並未獲得遏制。

  該消息后被轉至貴州省公安廳,8月,黔東南州公安機關在凱裡市共查處涉賭的動漫城16家,查封涉賭游戲機502台,刑事拘留3人,行政拘留44人。

  據新華社報道,凱裡市政府近日對各村寨進行地毯式排查。15日至18日,凱裡市共關停涉賭場所149家,查處涉賭人員68人,收繳各類賭博機具485台。

  此外凱裡市各鄉鎮、街道均成立禁賭專項整治行動領導小組,成立行政村禁賭協會,層層簽訂《禁賭責任書》﹔在各個村、社區、寨組抽調村民組成聯防巡邏隊開展禁賭等巡邏工作,走村入戶宣傳禁賭。

  對於上述嚴查賭博的舉動,凱裡一位參與過數額較大的賭博者表示歡迎。他給新京報記者發來短信稱,爆炸案的警示效果“挽救了千萬個家庭”。(記者 周清樹 實習生鄭碩)